中国都市信息报顶部展示图
中国都市信息报logo 首页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港澳台 体育 娱乐 艺术 教育 影视 旅游 奇闻 文化 周易 都市小说 历史 人物 科技
舆情 维权 企业 民生 调查 曝光台 政法 财经 房产 汽车 环保 证券 时尚 健康 母婴 都市情感 食品 手机 游戏
热门搜索:中国 中国都市信息报广告位招租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教育 >> 历史 >> 内容

冯道墓在哪里?冯道是哪里人?

时间:2020-04-13 1:28:46 点击:

  核心提示:冯道(882—954),字可道,自号长乐老。新、旧《五代史》都载其为“瀛州景城人”。今河北沧县崔尔庄镇景城村,就是当年景城县城。在景城村西南约3公里处有个相国庄,据说就是冯道所居之村。...

    冯道(882—954),字可道,自号长乐老。新、旧《五代史》都载其为“瀛州景城人”。今河北沧县崔尔庄镇景城村,就是当年景城县城。在景城村西南约3公里处有个相国庄,据说就是冯道所居之村。景城与相国庄之间有个前屯,据民国《献县志》载:“前屯旧名夫人庄”,是冯道夫人所在村庄。

    景城在隋朝出过一位大学问家刘炫(字光伯),他一生命运多舛,坷坎颠连,晚年凄苦,冻馁而死,身后只留下一大串著述目录。纪晓岚追忆起这位乡贤时曾感叹:
    故宅今何在?
    遗书亦尽亡。
    ——《过景城忆刘光伯》
    明代景城人纪坤(纪晓岚高祖)把刘炫与冯道相比较,颇为刘炫鸣不平,他有《相国庄》一诗云:
    青史空留字数行,书生终是让侯王。
    刘光伯墓无寻处,相国夫人各有庄。
    ——引自《花王阁剩稿》
    看来刘炫的故宅、墓地早已杳无痕迹。既然冯道的村庄犹存,其墓葬也应该有迹可寻。

    纪晓岚在《阅微草堂笔记》里,讲述了两则冯道墓地石人石马作祟的故事。同时提供了冯道墓的大致方位。今照录如下:
    族叔楘庵讲述:景城的南面,总是能在太阳快出来的时候见到一个东西,乘着旋风向东飞驰。看不见他的身体,只知道高昂着头约有一丈多,长发飘飘,不知道是什么怪物。有人说:“是冯道墓前的石马,年深日久成了精。”查考冯道所住的地方,今天叫相国庄,他妻子的家今天叫做夫人庄,都和景城十分接近。因此先高祖有诗说:“青史空留字数行,书生终是让侯王。刘光伯墓无寻处,相国夫人各有庄。”他的墓在县志上已经不能确认方位。北村的南面,有个地方叫石人洼,还有几个残缺的翁仲留在那里。当地人说这里就是冯道的墓,或许是有所传承吗?董空如一次酒醉赶夜路,从这个地方边上经过,一刹那阴风横卷,沙石乱飞,好象隐隐地有发怒的声音。董空如先生叱责道:“长乐老顽固愚蠢无耻之极!七八百年了,难道还有神灵?这一定是邪魔鬼怪假托的,胆敢再放肆,我就天天来你坟上撒尿。”话音刚落,风就停了。(译文)
      ——《滦阳消夏录》卷六

    老仆刘廷宣言:雍正初,佃户张璜,于褚寺东架团焦(俗谓之团瓢,焦字音转也。二字出《北齐书》本纪。)守瓜,夜恒见一人,行步迟重,徐徐向西北去。一夕,偶窃随之,视所往,见至一丛冢处,有十余女鬼出迓,即共狎媟戏。知为妖物,然似是蠢蠢无所能,乃藏火铳于团焦,夜夜伺之。一夜,观其过,发铳猝击,訇然仆地,秉火趋视,乃一翁仲也。次日,积柴燔为灰,亦无他异。至夜,梦十余妇女罗拜,曰:“此怪不知自何来,力猛如熊虎,凡新葬女魂,无老少皆遭胁污;有枝拒者,登其坟顶,踊跃数四,即土陷棺裂,无可栖身,故不敢不从,然饮恨则久矣,今蒙驱除,故来谢也。”

    后有从高川来者,云石人洼冯道墓前(冯道,景城人,所居今犹名相国庄,距景城二三里。墓则在今石人洼。余幼时见残缺石兽、石翁仲尚有存者,县志云不知道墓所在,盖承旧志之误也。)忽失一石人,乃知即是物也。是物自五代至今,始炼成形,岁月不为不久;乃甫能幻化,即纵凶淫,卒自取焚如之祸。与邵二云所言木偶其事略同,均可为小器易盈者鉴也。——《滦阳续录》卷五

    两则故事都提到冯道墓在石人洼。文中北村、高川为村名,今属沧县。高川在纪晓岚出生地崔尔庄正南7公里处。北村在二者中间,那一带地势平坦,一览无余,即无古墓封土,更无石人石兽,也没有石人洼这个村名,冯道墓哪里去了呢?

    2002年3月16日,一个春寒料峭的日子,笔者与纪峰、周林华二君赶往北村,寻访冯道墓的痕迹。
村中有老人告诉我们,在村东有个地方叫“石人坟”,这消息使我们惊喜万分。1 r) |6 ]" q- U f2 ?5 @
沧州民俗,把下地劳作叫“下洼”。因为这一带是九河故道,地势低洼,动辄水潦成灾,故村中房宅基都垫得很高,田野则称作“洼”。农民下地都有个地名,地名中不少以“洼”相称,如“老北洼”,“东南洼”等。由此可知,石人洼是指有石人的那块地。坟,也是地名概念。当地人习惯把靠近某家坟地的地段称作“某某坟”,既使坟头消失,地名还长期保存。因此,石人坟和石人洼是指同一地段,而石人坟更能证明那里曾经是墓地。

    三位村干部领我们去找石人坟。在村东偏南约1公里处,有一片地势略高于周边的田地,50多岁的村干部张玉旗讲,那就是石人坟。

    地里栽有枣树,土质与四周无甚差别,只是田埂地头散落少许碎砖旧瓦,地段面积约200米见方。

    另一位村干部孟广彤说,这附近还有个相国坟呢!他说,七十年代,有两个外地人来寻相国坟,现年57岁的孟广彤那时已经是村干部了,他按村中老人们的传说领外地人找到了相国坟,可是今天相国坟也没了踪影。

    孟广彤带我们在石人坟南端反复查找,他说,那时的相国坟是一个大土疙瘩,上面长满了蓑草,四周是砖头瓦块,如今土疙瘩已被平掉,经仔细辨认,终于在一条田埂边上找到了只剩一平方米左右的蓑草,附近还有几片碎旧瓦片,孟说,这里就是相国坟。

    我们可以初步认定,石人坟就是原冯道墓地,相国坟是他的坟头。当然最后定论还有待于地下考古的发现。

    观察此地方位,正与纪晓岚笔下的冯道墓方位相符。从崔尔庄往正南通高川有一条古道,石人坟在东侧紧傍古道,故“有从高川来者”,能清楚地看到“石人洼冯道墓前,忽失一石人”。

    乾隆《河间府新志》里记载,“冯道墓在献县城东八十里”,也与此地相符,北村在献县正东40多公里处。巧合的是纪晓岚逝世之后也葬在了北村,纪墓在北村西南约500米处。

    冯道墓为什么消失得那么利落,以至于难以寻觅?分析有以下几个原因,一是冯道在原籍没有了直系后人,陵墓无人维护祭扫,加速了消亡;二是既然有了墓地石人石马作祟的传说,必然引起周围居民的愤恨,故有“积柴燔为灰”的行动,最终使墓地毁弃;三是该处土地肥沃,寸土寸金,人们开荒种地,逐渐将墓地辟为良田。尤其是近几十年来,农业集体化,大搞农田基本建设,平整土地,修路挖渠,将旧的地貌打破,渐使旧迹无寻。崔尔庄至高川的那条古道已被靠东1公里的崔(尔庄)马(连坦)公路取代,石人洼已无人知晓,知道石人坟的也已寥寥无几。

    这就是无情的历史,尽管你生前地位显赫,任凭你死后陵墓堂皇,最终都会使你荡然无存。正是:
人生世事叹须臾,
利禄功名总是虚。
寻认当年宰相处,
田头蓑草一蓬余。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中国都市信息报广告位招租
  • 大名:
  • 内容:
中国都市信息报页面右边大广告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刊登广告 | 在线留言 | 招贤纳士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加盟 | 版权所有
  • 中国都市信息报(www.chinadsxx.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检查徽标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徽标不良信息举报中心徽标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徽标

    中国都市信息报网信息来自互联网,谨慎采用!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有侵权、撤稿、合作 请联系编辑部 QQ:709930867 核实后处理

    中国都市信息报网 版 权 所 有 未经书面授权 禁止使用

    京ICP备:15914013号
  • 技术支持:中国都市信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