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都市信息报顶部展示图
中国都市信息报logo 首页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港澳台 体育 娱乐 艺术 教育 影视 旅游 奇闻 文化 周易 都市小说 历史 人物 科技
舆情 维权 企业 民生 调查 曝光台 政法 财经 房产 汽车 环保 证券 时尚 健康 母婴 都市情感 食品 手机 游戏
热门搜索:中国 中国都市信息报广告位招租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教育 >> 都市小说 >> 内容

都是信息素惹的祸 第六章 他还会求他回来不成

时间:2020-05-21 18:58:58 点击:

  核心提示:顾琅轩躺在床上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三点,疲惫和那隐隐不愿承认的心慌像潮水般朝他扑过来,眼睛紧紧闭着,但是太阳穴处的青筋却在狠狠跳动着,脑中一片混乱,分明累极了,分明什么也没有想,可却始终进入不了睡眠的状态,头疼的厉害。...

     电梯里顾琅轩伸出一根手指按下负一楼的按键,电梯缓缓下降的时候,他垂下眼睛看着轿厢地毯上印着的“出入平安”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了片刻后,他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手机,解了锁后打开了一个不常用的软件,开机画面后尚誉那座公寓门口的实时画面出现在手机上面,尚誉属于高档小区,都是一梯一户,摄像头挂着门口,斜对着电梯。

  顾琅轩看着紧闭的电梯眉心微微皱起,他调出今天的录像,调出两倍速,还不时拖动进度条。

  电梯到了负一楼发出“叮”的一声缓缓打开了门,顾琅轩一边低着头看手机一边往外走。

  有下属看到他这模样吓了一跳,从来还没见到过他们顾总在工作之外这么专注,他立住步子喊了声“顾总”,顾琅轩眼睛一直放在手机上,只用余光看着路,听到招呼点了点头。

  一边二倍速播放一边拖进度条,等看完今天的录像,顾琅轩已经在车上坐了很长时间,最后得出直到刚刚郁辞还没有回去的结论。

  这个结论似乎让他十分不高兴,蹙起的眉头往下一压,薄薄的嘴唇紧紧的抿着,将手机扔到副驾驶上,心里腾起无名的怒意和烦躁,其中夹杂着让他不愿承认的无措和不安。

  如潭如墨的双眼似有一道锐利的光闪过,走了就走了,他还会找他求他回来不成?

  启动车子使出停车场的时候,整座城市仿佛被暖橙色的阳光包裹着,车子即将驶过路口他眼神的深墨似是被水化开,随即手上微微转动方向盘走上了左转车道。

  车道上密密麻麻的都是汽车,性能再好再贵的车,遇上下班高峰期也只能以蜗牛的速度挪动着,时不时还得停下来等那漫长的红灯,天桥上行人拥挤大多都是匆匆回家赶,而顾琅轩却是往远处的城郊开。

  渐渐驶离了城区,顾琅轩的车速也起来了,他一偏头看到一家花店,他停车下去,片刻后再回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束白色的百合花。

  两个小时后,顾琅轩将车停在了一片墓园前,在门卫处做了登记后便走了进去,此时的天已经完全黑了,一捧圆月高高斜挂在夜空中,银白月华洒在一排排冰凉的石碑上。

  晚上墓园里顾琅轩一眼望去没见到什么人影,在走到记忆里一处墓碑前,并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顾琅轩眼神暗了一瞬,他弯着腰将百合花摆在目前,抬眼间看到镶嵌在石碑里的一张小小的照片。

  照片里女人看起来很年轻,轻轻笑着看着镜头,弯起的眉眼间都是令人舒服的温柔,看到她似乎就能知道郁辞那么漂亮的一个omega是继承了妈妈优秀的基因。

  郁辞不在这里。

  白日里来墓园的人们带来鲜花都被清扫工人收拾的干干净净,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来过又走了。

  顾琅轩抬手掐了下眉心,太阳穴处似有一根青筋在抽痛,他没有久留,没见到人之后便转身离开。

  这是郁辞母亲的墓地,郁辞在妈妈去世这件事上是怨着顾琅轩的,从买墓地到下葬都是郁辞一个人操办的,没有让顾琅轩帮半点忙。

  一向对上顾琅轩似乎就软的不行的郁辞,在这件事上却出乎预料的倔强。

  青竹园这一片墓地价格没有贵的吓死人,但也不少,郁辞挑的这一处阳光充足风也小,是这一块位置比较好的,却十分意外的以一个非常低的价格卖给了他。

  顾琅轩已经过了轻狂肆意开着颜色鲜艳的跑车在马路上轰鸣的年纪,低调沉稳的黑色迈巴赫在空旷的马路风驰电掣,从寂静清幽的郊外驶向繁华喧闹的城市。

  明亮的街火伴着高楼大厦上的灯光将整座城市映照的光亮耀眼,火树银花的城市夜景渐渐出现在眼前,黑色的车在马路上疾驰,似是冲破无边的黑暗驶向亮堂的人间。

  顾琅轩眉头紧锁,单手握着方向盘,右手食指在上面有节奏的敲打着,深黑的双眼注视着前方,像是在挣扎着什么,片刻后他抄起手机打通了一个电话,面上摆出一副似是不情愿又很勉强的表情,在电话接通后不等那头的人开口,便语气冷冷的道:“把陆一休家的地址发到我手机上。”

  程修铭一听就乐了,正准备开口嘲笑几句他死要面子,就听到电话被挂断了,程修铭从床上蹦起来气呼呼的瞪了手机两秒,最终还是任命打电话问陆一休的住址。

  几分钟后顾琅轩手机屏幕亮了,一串地址出现在信息界面上,顾琅轩一路跟着导航开过去。

  走进电梯里按照短信上发的按了17,一个短发的年轻女孩看着电梯门即将阖上一边喊着“等一下等一下”一边往电梯跑,顾琅轩抬眼看了她一眼,伸手按住了开门键,等她进来才松开。

  她应该是刚下班,肩上挎着包,进了电梯后连连向帮他按着电梯的男人道了声谢,一看按亮的楼层正是她要去的,她又悄悄抬眼看了那个男人一眼。

  虽然面上很平静,其实内心已经发出了土拨鼠式的尖叫。

  妈呀!!这个男人也太好看了吧,面容线条硬朗一身笔挺的西装,浑身都散发着沉稳冷冽的气息。

  到了17楼后,顾琅轩面色染上淡淡的疲惫,他左手食指微微弯曲,用骨节抵着眉心揉按几下,准备找标着1703的门牌号。

  身后传来一道疑惑的女声,是刚刚一起做电梯里上来的,她问:“你是新搬来的吗?以前没见过你呀。”

  这一楼四位住户都是在附近上班的年龄相仿的年轻人,互相也都认识。

  顾琅轩转过身看了她一眼,淡声道:“我找人。”

  那姑娘约莫是个自来熟的,一听他要找人立即热情道:“你找谁呀?这17楼的我都认识。”

  虽然已经知道门牌号,顾琅轩面对姑娘的好心,于是便顺着她的话说:“麻烦帮我找一下陆一休。”

  姑娘一听便立马“哎”了一声,遗憾道:“陆一休是我同事,你来的不巧,他今天请假了没有去上班,今天一大早就和朋友走了。”想了会儿她继续说,“他好像要辞职,我俩是一个房东,他昨天晚上还让我留意有没有同事要租房的,想要把房子要转租出去。”

  辞职……

  顾琅轩闻言怔愣住了,片刻后回过神来向姑娘道了谢便转身回了电梯。

  顾琅轩坐在车里将车窗打开迟迟没有启动车子,眉宇间缠绕着一股烦躁的怒意和一丝不易察觉的恍惚,他很少抽烟但是车里一直放着,他取出一根烟双指夹着放进嘴里点燃,随后一股烟雾被吐了出来。

  此时已经后半夜了,只有路灯尽职尽责的亮着,偶尔刮过汽车行驶的声音。

  顾琅轩手肘搭在车窗上,指尖星火闪烁,眼中却黑的像是一团化不开的墨,除了墓园和陆一休家,他竟然想不到郁辞还能去哪。

  不过如今似乎也不需要知道了,郁辞至今未归,唯一的好友请假亦离开,甚至要放弃大好前途,顾琅轩思维敏捷,几乎瞬间就明了。

  郁辞真的走了。

  他再也不用对郁辞的信息素上瘾,一旦自己又犯病,尽管再厌恶这种信息素失控的感觉,但是再大的自制力一旦闻到那清冽的茶香,就抛弃所有理智,像最原始的兽一样扑向郁辞。

  他想要让自己对这个认知感到高兴起来,可惜却失败了。

  心脏莫名的被一根根密密麻麻的细线紧紧箍起来,不断收紧,每一下跳动都带着刀切斧割般的痛意。

  运筹帷幄的沉稳自信不知什么时候被慌乱、不安和意想不到而带来的惊惧所占据着,像是站在最高的楼梯上,一脚踏下去下一阶楼梯却突然消失不见,一脚踩空坠入见不到底的漆黑深渊中。

  手上的烟终是燃尽,顾琅轩神色晦暗莫名,启动车子离开。

  顾琅轩躺在床上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三点,疲惫和那隐隐不愿承认的心慌像潮水般朝他扑过来,眼睛紧紧闭着,但是太阳穴处的青筋却在狠狠跳动着,脑中一片混乱,分明累极了,分明什么也没有想,可却始终进入不了睡眠的状态,头疼的厉害。

  他翻了个身,面朝着郁辞之前睡过的方向,紧闭的眼帘颤动着。

  突然一丝淡淡的清甜幽香的茶香飘到他鼻间,混沌中顾琅轩像是闻到了什么心底期待已久的味道,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后蹙起的眉宇渐渐舒展开,阖上的双眼也归于平静。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中国都市信息报广告位招租
  • 大名:
  • 内容:
中国都市信息报页面右边大广告
本类推荐
  • 没有
本类固顶
  • 没有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刊登广告 | 在线留言 | 招贤纳士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加盟 | 版权所有
  • 中国都市信息报(www.chinadsxx.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检查徽标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徽标不良信息举报中心徽标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徽标

    中国都市信息报网信息来自互联网,谨慎采用!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有侵权、撤稿、合作 请联系编辑部 QQ:709930867 核实后处理

    中国都市信息报网 版 权 所 有 未经书面授权 禁止使用

    京ICP备:15914013号
  • 技术支持:中国都市信息报